google-site-verification: google1673b2117cb94912.html
top of page

小說藝術是上帝笑聲的回音


以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》馳譽於世的捷克裔作家米蘭.昆德拉(Milan Kundera)日前離世,享年94歲。昆德拉早年在布拉格求學,後於學院任教世界文學。1967年出版首部小說《玩笑》(The Joke) 後,遭禁止在國內出版任何著作。昆德拉其後失掉教席,有段時間為維持生計,轉職爵士喇叭手。 . 1975年,昆德拉與妻子流徙至法國,1995年開始,改以法文寫作,最後一本小說《無謂的盛宴》( The Festival of Insignificance ) 於2014年出版。 . 昆德拉於1979年失去捷克公民身分,他的作品在捷克圖書館及書店被下架。但世事何曾是絕對?四十年後,故國稱他為「最偉大的捷克作家」,並恢復了他的公民身分。2021年,昆德拉把他的私人藏書及檔案捐贈給捷克布爾諾(Brno)公共圖書館,布爾諾正是這位文學巨擘的出生地。 . 在眾多寫作身分之中,小說家可以說是昆德拉最重視的,沒有之一。他於1985年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致辭時強調:「我以小說家的身分得到這個獎。不是作家。」 . 「人類一思考,上帝就發笑!」這句猶太諺語,因昆德拉在獲獎致辭時引用而流行一時。 . 而小說藝術,昆德拉這樣想像,乃是上帝笑聲的回音。 . 他認為小說藝術知道如何創造迷人的想像空間,在其中,沒有人是真理佔有者,每個人都有權利被理解。 . 小說藝術的唯一敵人,是一隻結合扼結樂思忒 (希臘語,即沒幽默感的人)、對既成觀念不思考和俗氣的三頭怪物。 . 換句話說,在小說的國度,作者可以隨心開玩笑,詰問不同意的事,並且不會選用「懶靚」的字彙包裝愚笨的既定觀念,因為小說,是屬於個人想像天堂。 . 昆德拉不喜歡受訪,拒絕面對鏡頭,他深信作家應當用作品說話,甚至認為最好有法律規範,讓作家必須將身分保密及使用筆名。 . 昆德拉在獲頒耶路撒冷文學獎致辭時提到,每一部小說,不管願不願意,它都要提供一個答案給這個問題:什麼是人的存在?它的詩意又在哪裏?然後引用他敬重的英國小說家斯特恩 (Laurence Sterne) 小說裏的暗示:詩意不在行動裏,而是在行動中止之處。 . 昆德拉於人間世的行動而今中止,詩意的無邊自由隨而展開。當他偶顧凡塵,看見人類思考,會否禁不住笑? . 昆德拉先生,祝在他方的你生活愉快。 . #milankudera #米蘭昆德拉 #耶路撒冷文學獎 #jerusalemprize #theunbearablelighnessofbeing #生命不能承受之輕 #thejoke #thebookoflaughterandforgeting #笑忘書 #kitsch #agélaste #nonthought #czechoslovakia #prague #布拉格 #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

Kommentit


bottom of page